开展时段

3月22日杨天颐画展

因识杨善深而识其公子杨天颐。知其人,读其画,感其努力,知其承传之不易,赏其苦修之成就。
天颐先天就直出各门,这是他的优越,然而虎父之有无犬子全出于个人之学养及努力,与出身好坏无关。我们从天颐的画看到他的独立,他的不倚,他的勤奋和不懈。不因父亲光环的陇罩而有半点自持和虚骄。能有今天绘画的成果,自是他的老实与刻苦循学问的路经每一步踏足而上,不走捷径。只有大量的文化理解和几十年摸爬滚打的痛苦磨练,才使天颐的画那麽自如,那样信笔抬来,挥之能成其美。敬佩天颐也就是从其不从势,不虚张,不自持开始的。出自各门,自有他的顺遂聪慧,能得如此正果,大半有其艰难和曲折。
天颐的画从父亲那里来,其受父亲之影响不可谓不深厚,父亲的影子横贯其上。这里在中国历史上的各众后人诸如文徵明,齐白石,傅抱石后代都有共同之现象,譬如文徵明家,连侄儿也是基因相贯,气质相承,也是特定的历史承因。我在广州美术馆也即今日广州艺术博物院主政时,馆内所藏文徵明一家子,孙,叔,侄的绘画不少,几成一潮流画派,可见其家学渊源与传承的气脉。这种家学的阴影在天颐画上浓厚,时常挥之不去,虽可和父亲不相伯仲或比个高低,我仍然看出天颐的苦苦挣脱与苦苦独立。明显的一幅《原始》,我就感到天颐开始别开生面的努力,力求开拓与老父的分别。这幅有传统岭南派气味的女性题材的画幅形态的伸张,挣扎,居以现代的构成和理念,是天颐的一大突破,是开始代表他破父之巢,独出其里的一件精堪的艺术上乘之品。我祝贺天颐在获得相当成果之后的一次个人独立特行的攀高之举,因为这潜藏着天颐的潜力与上升的前景,充满张力。
天颐有着父亲的文雅,深藏着中西文明,文化历练而成的人文情怀。所以才喜爱天颐和他的画,敬佩他的努力和今天的成就,才有此一文字。



延光——广州市美术家协会会长